[图文]周小川界定外储“池子”否定货币“超发”中国货币超发20182018年还会超发货币吗

奥帕文库

周小川界定外储“池子”否定货币“超发”

周小川界定
周小川界定"池子"理论否定货币超发周小川界定外储“池子”否定货币“超发”中国货币超发20182018年还会超发货币吗

周小川界定外储“池子”否定货币“超发”2010 年 12 月 16 日 05:51 来源:上海证券报11 月初,央行行长周小川在财新峰会上的一番将“热钱”引入“池子”的言论引起市场的 广泛猜测和讨论。

时隔一个多月后,周小川于 12 月 15 日晚间首次正面解读了“池子”,他 同时指出,近两年来货币供应量明显加大,衡量货币供应量的标准是核心 CPI. 周小川说,典型的池子是外汇储备,但是储备有不同的板块,这些板块也可以分成不同 的池子,一些是保证进出口支付的;一些是为外资企业的分红预备的;一些则是为“热钱” 准备的,它们进来后央行 100%对冲掉,总量上不要对国民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是从个 体上我们并没有阻止它们赚点钱。

目前市场有言论认为,中国存在货币超发的问题。

周小川表示,一方面,高储蓄国家和 低储蓄国家的广义货币占 GDP 的比重不一样,中国是高储蓄国家,因此 M2 占 GDP 比重 高。

另一方面,在间接融资占比高的情况下,广义货币占 GDP 的比重就高,美国是典型的 直接融资发达的国家,而中国间接融资比重大,因此拿中国的 M2 跟美国的比不太恰当。

他认为,一定要明确“超发”的概念。

货币超经济发行是传统计划经济的概念,因为那时 候价格是固定的,用价格乘以实物量就是货币需求量。

同时,那时候也没有金融市场和服务 市场,因此如果用那时候的概念是有问题的。

从现在的角度, 衡量货币供应量偏多还是偏少的标准是核心 CPI, 因为有些价格跟货币 联系较少,比如进口的大宗商品、气候或者其他原因产生的物价变动。

周小川说,我们必须正视近两年为应对全球性金融危机而造成的货币供应量明显加大。

2008 年以来,我们采用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即“出拳要重,出手要快”,所有这些举措不可 能没有超调,关键是这个周期一旦进入拐点时,要及时转变方向进行调整,使其不太过分, 一方面达到成功抗击危机的目的,同时副作用又不太大。

今年以来面对市场流动性偏多的状况,央行多次采用准备金工具。

周小川表示,要观察 整个经济系统流动性产生的来源, 如果是由于贸易顺差的恢复和增长, 或者资本流入的增长, 或者 FDI 的增长,这个时候即便没有较高的物价上涨,也需要加大对冲力度,因此这个工 具的作用具有不同的角色。

证券日报

本报讯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15 日在北大演讲时表示,中国可以吸收因热钱流入 带来的全部流动性,对于之前说的“池子”问题,周小川行长也首次作出解释。

他表示, 中国应加大力度吸收过度流动性, 且将继续通过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来实现 这一目标。

目前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已处于纪录高位。

应对热钱的“池子理论”曾引起业界一场大讨论。

“发明者”周小川在演讲中对此亲自作出 解释。

在他看来,典型的“池子”是指外汇储备,但是外汇储备包括不同板块,一部分保证进 出口支付使用,一部分供预备外资企业投资的分红使用,还有一部分是让热钱进入,然后再 进行 100%对冲,使其在总量上不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对于之前提出超主权货币的概念,周小川解释说,当时提出的只是一个建议或者设想, 国际储备货币以美元为主, 而储备货币可能产生国内政策和国际责任不一致的问题, 希望在 储备货币之上有一个更好的替代品证券时报 闻涛 应对热钱的“池子论”引起了一场大讨论。

昨日,概念“发明者”周小川亲自作出解释。

在 他看来,典型的“池子”是指外汇储备,但是外汇储备包括不同板块,一部分保证进出口支付 使用,一部分供预备外资企业投资的分红使用,还有一部分是让热钱进入,然后再进行 10 0%对冲,使其在总量上不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周小川认为,核心 CPI 可以作为衡量货币供应量偏多还是偏少的标准,因为有些价格 同货币联系较少,比如进口大宗商品、气候或者其他原因引起的物价变动等等。

近两年的货 币供应量明显加大, 但是目的是为了应对金融危机, 在危机期间必须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 和财政政策,出拳要重、出手要快。

这个过程中不可能说没有发生超调,关键是在周期中发 现拐点后及时进行政策调整。

他表示, 核心通胀率上升有几种不同的原因, 其中包括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作 用, 但并不是说危机期间的政策是用力过度, 可以论证的是拐点出现之后政策调整是否及时。

央行收缩流动性并不是从 CPI 达到 5.1%才开始,事实上从 2010 年 1 月份的第一周就调 高了存款准备金率, 全年共调高了 6 次, 期间曾放缓是因为欧债危机的影响需要时间观察。

周小川称, 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观察整个经济系统流动性产生的来源。

如果是由于 贸易顺差的恢复和增长、 资本流入的增长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增长等原因带来的流动性, 就需 要加大对冲的力度,即使是没有较高的物价上涨,也需要加大对冲力度。

周小川认为,不能简单将中美两国 M2 占 GDP 比重进行对比。

首先,亚洲地区国家储 蓄率比较高,中国又是储蓄率尤其高的国家,容易导致 M2 占 GDP 比重偏高;其次是融资 结构产生的影响,中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而美国是以直接融资为主。

他还强调,货币超发 是计划经济时期使用的概念,不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使用,恰当的指标是货币供应量。

对于之前提出超主权货币的概念,周小川解释说,当时提出的只是一个建议或者设想, 国际储备货币以美元为主, 而储备货币可能产生国内政策和国际责任不一致的问题, 希望在 储备货币之上有一个更好的替代品。

另外,在 2008 年底和 2009 年初的一段时间,有些 国家将金融危机发生的责任推到了全球不平衡下顺差最大的中国, 这也是提出概念的一个背 景。

中国证券报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15 日在北京大学表示,当前经济复苏基础还不牢固,外部环 境仍存在不确定性,不能判断经济已经步入常态。

他还表示,典型的“池子”是外汇储备,热 钱流入可以完全对冲,使其在总量上不会对国民经济产生影响。

周小川指出,储备有不同的板块,这些板块可以分成不同的“池子”,一些为进出口支付 准备,一些为外资企业分红准备,一些为热钱准备。

他认为, 中国有条件在原有基础上向更高的监管标准靠拢。

商业银行通过增强留存利润 能较好达到标准,但提高监管标准可能需要这些机构降低资本回报率。

周小川还回应了“超发货币说”。

他指出,中国是高储蓄国家,也是间接融资比重高的国 家,这决定了中国 M2 占 GDP 比重较高。

货币供应量偏多还是偏少,真正的检验标准是核 心 CPI。

周小川指出,如果流动性是由于外贸顺差、资本流入、外商投资增长产生,即使没有物 价上涨也要加大对冲力度。